前沿阅读 教育时评 研究动态 案例报告 推荐美文 视听小品 教研动态 研训信息 学科动态 英语教学 研训成果 课题研究 省级课题《外语特色小学校园文化建设的研究》 市级课题《数学日记在小学数学教学中的应用研究》 区级课题《语文学科教学德育渗透问题的研究》 教师博客 教师博文
电话:0551-64675888,64652569(总机)
邮箱:bhfleps@126.com
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巢湖南路88号元一柏庄小区内(三期大门处)
首页 > 教师发展 > 前沿阅读 > 教育时评 前沿阅读
办好教育不可不遵循基本常识
来源: | 发布日期:2013-11-21 次 | 人气:745
校园喧嚣的“雷”语“雷”事之所以让人大跌眼镜,正因其有悖生活常识,有违人伦常理。

  越来越繁复细密的规章制度,如同一个铁笼,将鲜活的人束缚其中。

  常识,在人重塑自己、追求奇迹的愚蠢的骄傲下,早已成为理性的对立物。

  近年来,随着网络新技术和智能手机的普及,人人掌握麦克风的时代到来。当“爆料”越来越方便,以往较为封闭的校园开始以另一种方式呈现在大众面前,一些“雷人”的校园事件常常就此进入我们的视野。

  雷声滚滚,其“雷”何在?

  “雷”事常因行为的失控与非理性,譬如某校集中砸毁学生带入考场的手机;“雷”语常因规则的严苛与无理,譬如规定学生周末不准看湖南卫视,男女生不能一对一独玩……此类“雷”,“雷”在纪律执行中的过度与变形。校园规章本是服务于教书育人的必要制度保障,实施中却容易本末倒置,在细枝末节“精益求精”,纪律凌驾于一切之上。

  “雷”还因纪律之后权力链条的断裂,以及权力所遭遇的抵制。权力并非所向披靡,在真实情境中,权力更可能被吞嗤、被耗散、被消隐,权力之光碰到无形且有力的抵制,如同陷入一个无底的泥潭,找不到对手,却越挣扎越深陷。权力恼怒了,就会出现所谓“控制中的失控”。

  更吊诡的“雷”,还在于“计划外的意外”、“意料外的后果”。步步正确合理,人人理性节制,最后结果却荒谬怪诞。不是吗?打着点滴备考的高三学生,教室里高悬的“只要学不死,就往死里学”的励志“雷语”,无论教师还是学生,抑或家长,其中的每一个人难道不都是基于有效且合理的策略选择吗?每个人都在尽心尽力地坚守职责,然而身为权力链条中的有限一环,只能对有限责任负责。当整个线路的设计出了问题,便无人负责,亦无力问津。所谓的责任伦理压倒了价值伦理,我们所有的关注点都在:这样做有效吗?在手段上合理吗?却鲜有人问:这样做正当吗?在价值上妥当吗?每个人都沉浸在制度所赋予的角色中,在制度设计的轨道中平滑甚至高效地运转,少有对破绽的关注与深究。不纠缠于瑕疵、不纠结于破绽,识大体、看主流,再释然地轻装地前行。在这辆高速滑行的列车上,当我们每个人都被成功地组装成性能良好的零件,那么又该由谁对方向负责,并且用什么机制对方向负责呢?而这,常是“雷”得以发生的制度土壤。

  没有最“雷”,只有更“雷”。喧嚣的“雷”语“雷”事之所以让人大跌眼镜,正因其有悖生活常识,有违人伦常理。且让我们从围观八卦舆论的戏谑中严肃下来,再审视那些视为理所当然的制度逻辑有无致命的悖论。

  我们也许需要从本源出发,追问真正的教育是什么,教育何以发生,即教育最基本的常识是什么。简而言之,教育是人对人的深刻影响。钱穆先生指出,中国教育的根本在于师道与师教。教师教人以其德性,以身教、以行教,以己之为人教,即教师身体力行,师生亲密无间地共同生活在一起。这里的“无间”指的是其间未隔着知识、分数、评估以及各种规章制度。因此,方有“尊师重道”,方有“敬业乐群”。“教”与“学”平等,共治一业。“师”与“弟子”亦平等,共一生命。“中国之教育,非人生中一事一业,乃教者学者在其全人生中交融为一之一种生命表现。”这,便是教育最基本的常识。

  教育中最珍贵的是人,“中国教育之宗旨教育之精神,主要乃谓一‘全人’教育,首在培养其内心之德。”教育就是教人如何好好做一个人,而尤其是在教其“心”,从“性情”涵养上做起。这,也是教育最基本的常识。

  然而,现代学校的建立,所走的是与此相悖的路径。人不见了,心也没了,情意不在了。学校的规模之大,学生再难以亲近教师,师不亲,亦不尊,学校中所尊者,仅在知识、在技能、在制度。教育不再信任师教,仅信任所谓规章与制度,而这越来越繁复细密的规章制度,如同一个理性的铁笼,将鲜活的人束缚其中。人暗淡了,变得矮化,贬抑为制度主动或被动的服从者。今日教育中,似再难看到性情生动、禀赋各异的人。

  让我们设身处地、真诚体察:作为一名教师、一位校长,我们最关心的是什么,我们可以做什么,以及我们如何去做?当“可识别度”与“能见度”成为要害,教育者极尽所能追求可被各种评估体系识别、表彰的指标——越是卓有成效、精明的教师越是深谙此道——这种绩效中心的评估之眼,还能看到“人”吗?还能体察“心”吗?在此管理逻辑下,教育的特殊性已全然不存,办学如工厂,学生为原料,教室即车间,教师似工人,纪律不仅针对学生,同样也作用于教师。教育中的人被重新配置——教师与学生的肉身可以轻松地分解成为各个部分,如同机器可分解为各个部件,再根据外在的需要,重组以达到最大的效益一般。当人都被组装成为“阿凡达”时,什么“雷”事不会发生?

  常识,在人重塑自己、追求奇迹的愚蠢的骄傲下,早已成为理性的对立物,大可不屑一顾,大可轻松扫除。常识,且到博物馆里凭吊吧。

(作者系北京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刘云杉,转载自教育部网站:http://www.moe.edu.cn/publicfiles/business/htmlfiles/moe/s5148/201310/158700.html

上一篇:教育改革和发展的思考与实践——读《温家宝谈教育》
下一篇:还孩子一个没有暴力伤疤的动画世界
版权所有: 合肥市包河区外国语第一实验小学 技术支持:拓野技术
电话:0551-64675888,64652569(总机) 地址:安徽省合肥市包河区巢湖南路88号元一柏庄小区内(三期大门处) 传真:0551-64675888 皖ICP备10000043号>